标签 : 1个相关结果 375次浏览

象”与“占”

中华易学大会主席、西北大学博士生导师–费秉勋教授 我写的几本书都是术数类的,但我又好像属于义理派,这是为什么呢?应当说,我的生命追求在术数,而我的职业和处境又不宜染指术数。在这方面,我是一个矛盾的人。其实,我身上的矛盾还很多,这只是诸多矛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