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中医中的易理-马源清

谈谈中医中的易理(一)

医易同源,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与中医的五体五官、五脏六腑具有对应关系,古人预测书籍中有论述,成为预测疾病必须遵循的规律,笔者不再赘述,本文主要谈谈易理在中医中的体现和指导意义。

首先,谈精神。精神这个词,是通俗常用词,雅俗、穷富、官民皆用,还是医学专用词。分开来看,精为物质,属阴,神为功能,属阳。内经云:“肾藏精”、“心藏神”,精、神分别源于肾、心,肾、心分别对应于坎卦、离卦,坎卦、离卦在先天八卦、后天八卦里的位置,都是对冲、对应关系,从他们本身来看,虽对立、对冲而实则阴阳互补,从宏观的角度来看,也就是从太极图阴阳鱼的角度看,从万物的角度看,(万物皆自为一小天地、自成一太极图),坎、离是阴、阳之根。“肾生精,精生髓,脑为髓海”、“脑为元神之府”,可见,肾为元神——生命之根、先天之本,“心之官则思”,思维及意识的感应、反射、运作、表现,其实是在脑,心、脑名为二而用为一,脑——元神之府,源于肾而其用为心。督脉——脊髓——神经中枢,上通脑,下联肾,(后背受外伤瘀血淤阻于脊椎脊髓,阻遏肾之精华上输于脑,可引起神经错乱,例证是原宁夏第一建筑公司三工区的木工黄福仁,曾身受其殃),肾虚,肾之精华上输于脑的量明显减少,而脑的运行,工作量,尚大,供不应求而动用库存,脑内虚而大脑皮层秕,形成记忆力下降、减退。自然界有“水天一色”、“水天相连”之象,水天相通,人身何尝不是如此。

正南方向,先天八卦是乾位,为天,后天八卦是离位,为日,太阳。乾为天,于人体为头,于内脏为肺,居于体腔之最高处,在味为辛辣。辛散,先入肺,可通天,通畅全身上下表里,“辛甘生阳气”,辛温益离火,祛阴霾寒邪。四逆汤,回阳救逆,兴阳抑阴,治肢寒厥逆——休克。这是通过药物强化阳热之火,反克阴寒。

离,为火,中为阴而虚。治火症,发烧、炎症降下去之后,不能算功德圆满,不应草率结束治疗,还应养阴补虚,以求复壮。尤其是白血病,服中药后,骨髓中的郁热之火提、清出去之后,作骨穿检查骨髓,骨髓的化学成分归复正常,还应填精补髓养阴,缺少填精补髓这道工序,患者会因髓空精枯——“油尽灯熄”而死亡。

坎,为寒水,中为阳而实,故古人有“饿不死的伤寒”之说,意思是患了伤寒病,不思食,不吃饭,不会出现饿死的情况,不必为此而过多担忧,先治病,不吃饭的问题可以缓一缓,放在下一步解决。治寒疾,用温热药,同时大剂加用补气药,辅以行血活血之品,诊病用药正确,其效如沸汤泼雪。“男怕穿靴”,脚、腿水肿,大剂量补气行气为主,“气为血之帅”,气峻力宏而势壮速行,带动血行强旺,气血运行旺盛、力宏、快速,水液被气血挟裹、推送而离滞流走,两、三付药就可以解决问题。(周生春有此体会,系银川市郊区芦花乡顾家桥四队的老农民,今年93岁)。阴阳鱼,阴阳、天地之间,冲和之气为生机,运行的枢纽,增大且巧用这冲和之气,正是补充病体所需,效如桴鼓,有益,何乐而不为。

木,在八卦为震、巽,在中医为肝、胆,主疏泄(新陈代谢),喜条达,藏血,(故血症活血化瘀治在肝),旺于春,有升浮之象,生火益阳。

左手脉心肝肾,肾阴,显地气上升之象。

金,在八卦为乾、兑,在中医为肺、大肠,司呼吸,统诸气,旺于秋,有肃降之象,下达生肾。(肺所吸收、摄取、输送的氧气,参与全身所有部位的生命活动。)

右手脉肺脾命,命即命门肾阳肾火,显天气下降之象。夏季火旺,若右手脉有上升运势,肾脉空空荡荡,为肺肾过虚而不胜火克之象,应大剂补肺阴肾阴,并辅以补肺气,再辅以下泄肺气之品,以生肾、护肾、固肾,因为“肺为肾之上源”、“虚则补其母”,护、固肾这“先天之本”,“上工治未病”,习医者不可不查,不可不知。

统而言之,左手脉有地气上升至天为云之义,显太极图中阳鱼上升之象,类似于四季的从冬至到夏至的时段,右手脉有天气下降至地为雨之义,显太极图中阴鱼下降之象,类似于四季的从夏至到冬至的时段。云升雨降,上下往复循环,气血运行,极高之天与极低之地之间生机盎然,合共组成泰卦之象。

若是上火下寒,上焦天气不降,下焦地气不升,滞塞不通,成为天地否卦,上壅而下虚,头重脚轻,治上火则下寒加重,治下寒则上火加重,成为令古今医学家头疼、退避三舍的疑难病。该病的治法,要以升津为主,津液升至上焦,上焦火因受津液滋润而火势消减,下焦因水液上升而减少,下寒之因——水,因减少而下寒得以缓解,若辅以温肾及引火归元之品,下焦之寒自然消退。医者巧用玄机,损、益并用,(用损下益上的损卦之法,达到损上益下的益卦,互相转化),让患者得实惠。

左手脉,肾阴被肝木泄而上升于心,右手脉,肺降脾胃之饮食精微——营养下达到肾阳命门火,可见,“阳常有余,阴常不足”,中医滋阴派的旗手——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说的很有道理,合乎易理,——天大于地,阳多于阴。养精蓄锐,是健身之道,也是长寿之道,纵慾者,寿不长。

肺有瘀滞壅阻,且气虚气短,不敢用瓜蒌泄肺(怕伤气,气更虚而断),在入肺的化解瘀滞药中,加入肝经药,行血的当归、川芎,活血的红花、赤芍,破气血瘀滞的三棱、莪术,化瘀的枳壳、郁金,等等,以加强新陈代谢之功,疗效很好,是用木侮金——反克之法。

肝气郁结,脉大而短,血行不运,疏肝理气药中加炙麻黄、杏仁等伸金之品,效果很好,是金克木,实而壅滞,克而泄之,行而归于正常。《医学衷中参西录》(作者张锡纯,河北省盐山县清末民国初人)记载,脚踝后大筋断开,大剂量旋复花或全草连续服用,已经断开并断头两端皆回缩之大筋可自动靠拢、接续,恢复如初。(可避免外科手术硬拽缝连之苦)。肝,在五体为筋,“诸花皆升,旋覆独降”,是肺药而下行入肝伸肝,下续筋脉。

五行,金木水火土,与五脏,心肝脾肺肾,相对应,相生相克,脾土生肺金,肺金生肾水,肾水生肝木,肝木生心火,心火生脾土,相生如母子,有生有泄,母生子,子泄母,表现为“子盗母气”,具有单向性;脾土克肾水,肾水克心火,心火克肺金,肺金克肝木,肝木克脾土,相克如夫妻,有制约、限制的作用,还有相互为用、扶持、护庇、补充、引申之意,(相互即双向),中医典籍中的名句——治疗要点或规律、原则:“治胃先疏肝”、“治肝先实脾”、“补肾不如补脾”、“补脾不如补肾”、“壮水之主以制阳光”,等等,体现着八卦的相反相冲而互补之义,但,这是有条件的,必须是尚有一定力度,能够胜克,也就是能够承受,否则,有一方很虚,不能承受,再受克或反克,承受不了,而致崩、坏、死。

治病用药,药性与病的性质相反。天地一大太极,人身一小太极,天地运行,太极阴阳运转,盛、衰及有余、不足频现,而致失衡,药疗食疗,皆为制其有余、益其不足,扶弱抑强,复归平衡。平衡则和谐,和谐相安,则稳固、长久。太极图所提示之意,在其中矣。

医、易皆通,可以更好地理解中医的治疗原则、原理。

宁夏 马源清 2010.7.8 增润于2013-3-1

该文参加2010年于宁夏固原市召开的“中国·六盘山国际易学学术研讨会”, 荣获特等奖,编入《六盘论易》第515~518页。又编入《泰山论易论文集》129页。

谈谈中医中的易理(二)

阴阳五行是中医的理论框架,更是易学的主要内容之一。初学中医时,自认为,阴阳就是对立统一规律在中医中的体现,是古人对对立统一规律的独有的叫法。至于五行,则是一年四季的气候特点及以植物为主要标志的在各个季节的生命状态的归纳类比和移植应用。学习了易学之后,对中医有了更深的理解。

“头为诸阳之会”,以为是各方面的阳气交汇、集中的地方,因而,头是发烧等火症表现最突出、最集中的地方。至于“脑为元神之府”,理解得比较含糊,浅显,至于病理方面的意义,更是一片苍白。通过自己医疗实践的分析总结,和易理联系起来,这才明白,医界人士大概“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元神,就是生命、反映、意识、思维,脑,就是生命、反映、意识、思维最集中的部位——“总司令部”,得了病,工作状态尚正常的大脑,自动地产生、输出或发布、发射抗病治病及调节的信息——生物电,身体气血很强旺的人仅凭自己的抵抗力就可以不药而愈,一般人则需用药。而用药无效者,要分析是什么原因,所谓不治之症的长期慢性病,诸多可能的原因中,其中也许就有病患部位在大脑中相应的高级神经中枢不能正常地发射足够强度的生物电所致。

曾治疗过一例癫痫后遗症——足内外翻病人,女性,八岁时因风寒感冒引起癫痫,服用苯妥英钠等西药后,癫痫不再发作了,却成了两足内外翻 ——两脚由正常的左右平行变成了左右横一字——两脚尖对接、两脚后跟在左右最外端,一只脚的脚心向后、脚外侧落地,另一只脚的脚心向前、脚内测落地,走路时胸前倾带动腰前移,腿脚才能被拖动前移,感觉小腿里像憋着个棒槌,多方求医皆摇头。1989年夏秋,十八岁,我给治疗,治疗方位——病灶所在,主要是腿脚,首诊一付药,煎服完,热、麻及舒畅的感觉由腿到达脚后跟,二诊第二付药服完,热、麻及舒畅感到达脚心脚掌,三诊第三付药服完,热、麻及舒畅感到达脚趾脚尖,两脚的脚掌脚心落地,两脚尖向前,脚的状态正常了,脚上的鞋可以正常穿,再不会像以前那样踏裂鞋帮了,走路稳多了,还是无力。热、麻感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的过程,就是供血由少到多,微细通道不畅、不能很好分散敷布,变为畅通且恢复到比较正常的状态的过程。小腿中感觉别着个“棒槌”逐步减弱为“麻花”、“油条”,到这些不正常感觉逐步完全消失。在治疗过程中发觉,从服第一付药开始,每次头痛过之后,小腿才会出现新的治疗感觉,否则,药力经过腿脚这病灶所在而不去进一步攻病。头痛,应该是内服中药的药力与着而不去的病邪正邪相争,——大脑中支配腿脚的高级神经中枢被瘀滞占位压迫,高级神经中枢正常的功能发挥不出来且乱了套,造成腿脚功能及形态失常,每一次头痛——脑中管理、支配腿脚的高级神经中枢处,药力与长期占位压迫的瘀滞“交锋”,瘀滞被挖掘清除掉一点,生物电的产生、释放及对腿脚的调节功能改善一点,腿脚的感觉及治疗作用才有新的进步。遂用药“洗脑”、补脑,先后两次,气血旺盛且顺畅,遂用活络通筋之品,并辅以肢体锻炼——腿脚屈伸、腰左右扭转,从腰部断断续续而持续地发出“鞭炮声”,膝关节、踝关节也间或发出同样的声音,锻炼三天,这“鞭炮声”不再出现,感觉腰、腿、脚灵活自如,腰一拧自动跨上自行车,一气远行几十里,又服了几付药,一如常人,结束治疗。三个月共服二十五付中药(剂量特大)。患者是陕北定边县安边镇罗峁村任某的次女。该病与癫痫的区别:该病脑中瘀滞占位压迫支配腿脚的神经中枢是长久性的,没有波及管理神志意识的高级中枢,而癫痫则是以痰浊为主的病邪压迫并扰乱了司神志意识的高级神经中枢及呼吸系统,只在犯病时发生,且随着一些措施的施行(如呼唤)及时间(气血运行也在推动病邪促其位移)而恢复正常,虽以后还会犯病,反复发作,却是暂时性的。

这个病例,证实了天统地、阳统阴之理,这是概莫能外的普遍规律。

治疗的过程,就是治疗措施,与病灶在大脑中相应的高级神经中枢发射、输出的生物电共同发挥作用的过程。

心律不齐,心率波流不再是规整且前后全等的状态,有了缺损,中医叫“参伍不调”,是大脑中支配心脏功能的高级神经中枢产生、输出的生物电不正常,所致,而该中枢工作状态失常,是进入该中枢的气血营养不足,“原料不足则开工不足”、“半饥不饱的劳动者难有饱满而稳定的工作效率”,大幅度补气血可改善、纠正。

阳在上,为天,阴在下,为地,阳统阴,天统地,大脑支配、指挥、统帅、调节全身。

辩症八纲,阴阳、表里、虚实、寒热,这四组矛盾,还应有“清”、“浊”这一对矛盾。清为阳,浊为阴。

盘古开天地,清轻者上升为天,重浊者下降为地。在人体,清气属阳走上窍,浊气属阴出下窍,一般的人,口鼻之气不臭,下窍肛门、尿道、阴道所出之气很臭,手汗不臭,脚汗臭。弱不禁风的小姐出的是香汗,大多精神活动活跃敏感,或多愁善感,或工于心计,容易失眠——心血不足;力大如牛的农民出的是臭汗,大多直爽,坦率,心无城府,容易入睡而鼾声如雷。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清浊盛衰多寡使然,清属阳,主动,在心仍主动,浊属阴,主静,在心仍主静。中医使用频率很高的小柴胡汤中,柴胡升少阳清气、半夏化痰而降浊,升清降浊是中医常用的治疗原则。浊气及其所依附之废物宜驱除而不宜存留,当用中药促使患者排出极臭之屁,则患者体内立即出现空和清爽的感觉,用中药促使患者排出极臭的粪便(长期滞留肠中所致),则患者明显感觉口臭减轻,体内舒畅。

比较而言,食物也分清浊。蔬菜水果为清,肉食为浊,果汁较清,牛奶偏浊。吃肉食偏多者,其体气有点儿臭,长期吃素食为主者,其体气不怎么臭。“食肉者勇,食谷者智”,以吃生肉闻名于史的樊哙是汉高祖刘邦手下的主要猛将(故事细节见“鸿门宴”),智慧的象征诸葛亮则是素食为主。本人有这样的体会,顿顿吃肉(食肉为主),连吃三天,大脑就糊了,思维力下降,顿顿吃素,连续一周,则脑中糊劲下降,思维力有所恢复。

武术中有一基本功,叫“童子拜观音”,腿脚左右拉开距离,半蹲,下身前后阴由夹住状态(不利于浊气散去),变为敞开状态,改善此部位空气流通,利于浊臭之气散出,也就有利于功力的提高,增进健康。体育中的前后弓箭步、左右弓箭步、劈叉,皆有此义。腿脚裸露,有利于浊气散逸出去,也有利于表皮的呼吸作用顺畅;下身前后阴亦然,只是要保持私密性,尤其是女性,要特别强调安全性。“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排浊,可升清——为升清排除障碍,改善内环境,创造条件,可致神清气爽,可化滞,可除瘀,瘀滞得以化解排除,有利于维护身体内的贯通、畅通、均衡、和谐,肿瘤等疾患难以产生。

所谓时间医学,疾病发作的时间,冬夏,其实是阴阳寒热盛衰,昼夜,还说明疾患主要是在气分阳分还是血分阴分,晨昏,则更加上升降,再加上阴晴、燥湿,用易学思维归纳、辨析,认识得更透彻。

中医教材,把阴阳五行只作为一般的分类归纳,缺少以此作为分析病情的指导和辨析的思路,所以,一般中医仅仅停留在一般的诊疗常规上。习惯性流产,西医毫无办法,一般的中医往往治而无效,是因为没有认识到该病是肾阴虚,收敛固摄回缩之力太差,真正认识到病机,自然是有的放矢,疗效可靠了。能够运用易理融汇、指导中医诊疗实践,可使医疗进入高境界,堪称高手。

一己偏见,尚望诸君辨析、指正。

宁夏 马源清 2010-9-19

2011.3.10增补修改

该文与《中医中的易理(一)》共同参加2011年4月于河南省登封市召开的“第七届中华易学大会·首届国际堪舆专家论坛”,荣获“2010年度中华易学优秀人才奖、第七届中华易学大会优秀论文奖”一等奖编入《嵩山论易论文集》第

129~131页。

谈谈中医中的易理(三)

天地大太极是久远常在的,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人——小太极也是太极呀,为什么短暂?因为,天地特别大,昼夜交替,东、西半球轮转,寒往暑来,南、北半球轮值,总括起来看,阴阳总体上保持均衡,一般是比较协调的。人,则生、长、壮、弱、老、衰、死,人体方方面面的功能、运行由协调、基本协调、不太协调且有所阻滞、运行不畅、衰弱、微弱到停息而死亡。练武之人,抗击打,很有爆发力,但是,也有易被伤害的软肋——薄弱环节,已经存在着不协调,强壮度的不一致,功能的不一致,气血供需运行的不一致。常规运动难以波及、影响、调动的肌肉、组织、器官,惰性较多,是薄弱环节,与运动量多的肌肉、组织、器官不同步、不一致、不协调。体育锻炼,按摩,要多注重运动量偏少的肌肉和方向。一般的体育锻炼无法全面、均衡地解决这一矛盾,只有气功中的静功有些作用。

天地是大太极,在时刻不停地运行中,对于具体的某地域位置来说,总是处在阴阳不平衡之中,平衡的时候也有,也就是每年春分、秋分交界的一刹那之间,具体到不同的年份,有昼夜晨昏的阴阳偏胜之不同,具体到各地,又有阴晴燥湿、风霜雨雪的差异,所以说,阴阳不平衡是普遍的常态,平衡,则是很难遇到的。人体何尝不是这样,中医对病因有外因、内因、不内外因之说。内因,是人的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精神状态;不内外因,是饮食、劳倦、房室、虫兽、跌打损伤等,是人的生活中的各种具体物质性内容所引起的疾病;外因,就是环境、气候变化引起的节令性疾病。致病三因,概括了内外阴阳、环境与人自身生活的方方面面,治疗上,是有原理及规律的。在同一的致病因素的情况下,病人的反映却千差万别,甚至是同一病名而各个病人的感觉却存在或多或少的不同,“人体小太极”,各个“小太极”自身各自存在着阴阳五行及五脏、六腑、五体(指皮、肉、骨、脉、筋)、五官、四肢百骸、奇恒之府(指髓、脑、骨、脉、胆、女子胞)的盛衰各有差异,对致病三因,相应的反映也有所不同。西医,及初学中医者,在学习和研究人体疾病的共性,而老中医则往往是研究差异所造成的几乎是独特的特殊性及病理机制和治疗原则与用药方略。

这里,就有人体这个小太极适应、顺应天地这个大太极的运行及阴阳盛衰的问题。夏热冬寒,穿衣服夏薄冬厚,夏穿丝绸冬穿皮革,夏避暑近水,冬趋热保暖,就是“小太极”们适应天地大太极的措施或表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是顺应天地阴阳的阳主动阴主静的规律,因而,过度的夜生活,上过多的大夜班,及入睡太晚者,通宵打麻将者,违背了阴阳规律,身体就很差。

生老病死,虽然是各个“小太极”们自身阴阳盛衰相生相克相合相离的问题,也是与天地大太极的是否适应、协调的问题。比较而言,天地大太极是永恒的,人体小太极的寿命是短暂的,善于养生者,不论采用哪种运动方式,都是多多吸入新鲜氧气,所谓天之精气——清轻之气,吐故纳新,才能不断更新而保持旺盛的生命态,吐故呢?近年来兴起的排毒之说,用意是好的,但是,如果药效仅仅作用于肠胃消化系统,则离愿望尚远。不能把血管内壁及内脏器官的沉淀淤滞清除出去,事倍功半,恐怕是“隔靴搔痒”,折腾一气,成了“水中捞月”。

天地大太极在运行中的阴阳盛衰对万物皆有影响,万物的反应是热胀冷缩和温凉燥润,人体这小太极,也反应并应和、显示着天地阴阳盛衰的特性,脉象的四季常脉就有春弦、夏洪、秋毛或浮、冬石或沉,是“天、人相应”之证。

任、督二脉皆起于肾,督脉从肛门后缘的长强穴经腰、背、上头入脑过前额印堂,至上唇、龈交统领全身之阳,运动神经出于与督脉重合的脊髓,而感觉神经也汇集于此。任脉从肛门前缘会阴穴经性器、腹、胸到下唇、承浆,总任全身之阴。如阴阳鱼相抱,且阳统阴,还体现在督脉长度大于任脉,——“阳常有余,阴常不足”。

人体小太极,其阴阳鱼皆丰厚而壮,则冬抗冷而夏耐热,抵抗力强,免疫力好,皮实;若阴阳鱼皆薄弱而衰,则冬畏冷而夏怕热,肾阴肾阳皆虚,抵抗力低,免疫力差,体质敏感,弱不禁风;阳鱼薄弱者,畏寒怕冷,阳痿;阴鱼薄弱者,怕热易汗,乏力,易举易颓而不坚。

太极图中阴阳鱼皆有鱼眼,人体亦如此。夜间,“阴鱼”当令用事,人体入睡静息,而植物性神经还在运行,继续发挥作用,呼吸、心脏跳动、血液运行、循环、新陈代谢还在进行,体现着“鱼眼”——阳,仍在发挥作用。白天,“阳鱼”当令用事,人体运动劳作,而营养物质——阴,在被吸纳、输送、累积,很多人还要小睡一会,体现着“鱼眼”——阴,也在发挥作用。至于夜不能寐,是“阴鱼”太薄弱,或“阳眼”偏大。白天迷瞪慵懒,是“阳鱼”太薄弱,或“阴眼”偏大。

20多年前,曾接诊一男孩,夜晚睡着后,四肢尚能伸展自如,而白天则四肢蜷缩不伸,服药无效,病家停止治疗。百思,不得其解。后来,该病孩在日渐加重的煎熬中死去。今天,用易理来分析,是阴处衰竭状态,供不应需。夜间,天地阴盛,得天地阴气之助而尚能维持常态;白天,天地阳气盛,阴处衰竭状态,不能济阳——与阳相匹配,阳无阴以濡养充实,孤阳难伸。

妇女习惯性流产,老年人经常性失眠、小便频数,皆是阴精阴血虚,治疗上以补阴为主,还需注意消化功能、吸收功能、气血运行等方面是否配合得好。

“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属于阳,是功能,是运动或运行,血属于阴,是物质,是质体或结构,用中药治病,方剂中阴中涵阳,阳中育阴,补气首方四君子汤中,人参补气为主,辅以以蜂蜜为主要辅料加工的炙甘草养阴;补血首方四物汤,地黄补血为主,辅以当归川芎加强运行。这也体现着阳鱼中有阴眼,阴鱼中有阳眼。

可以这样理解,阴鱼为主用事,需鱼眼之阳推动,阳鱼为主用事,需鱼眼之阴撑持,“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阴阳互根,相互为用,谁也离不开谁。

治疗慢性病,往往是加强阳的运行和通透,消除阴性废物的沉积、阻滞。几十年日积月累形成的血管内壁的沉淀,被清除并通过大便排出体外,高血脂、高血压、冠心病、心肌肥大瓣膜闭锁不全等病,显然消退。化解消除血管外、肌体组织中的淤滞阻碍,代谢运行中的障碍得以化解消除,——恢复对血糖营养氧气的卸车下载并运走二氧化碳的正常功能,血糖岂能壅积于血管中,二氧化碳岂能留滞累积而为害,酮酸中毒自然消退解除,肌肉、细胞、器官重新得到正常份额的营养且源源不断地输送供应,能不恢复正常而有力地工作状态吗?(可参阅拙文《对糖尿病的新理解》)。

健康,长寿,人人所向往期盼,科学的饮食、作息、运动、锻炼、心理调节、按摩、服用保健品或药品,等等,都要落实到阴阳及其运行旺衰、平衡、协调、强壮上来。

浅见薄识,尚望易界中医界同道共同斟酌、辨析、甄别。 宁夏 马源清 2011.4.22成稿,5.7增补修改,

 

谈谈中医中的易理(四)

患病,病势有盛衰进退加重减轻的不同,往往有不同时间段的规律,现代称之为时间医学,实质上,是与时间所显示的阴阳盛衰有关联,病体随时间所显示的阴阳盛衰而相应地加重减轻。

一昼夜,一年,从午至子是升,属阳,从午至子是降,属阴,皆是运动;一天之中,从日出至日落,是昼,光明,属阳,从日落至日出,是夜,黑暗,属阴,论日出日落而不论时辰,是因为从春分到秋分属阳而昼长夜短,从秋分到春分属阴而夜长昼短,分寒热之盛衰,显示着能量的多少、升降、聚散。这时间周期,太极图在不可逆的向前发展中,显示了两方面意义,一是运动,一是能量,(这在物理学方面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这一横一竖两根标杆,把太极图分为四块,自子时到日出、冬至至春分,是阴中之阳,从日出至午时、春分至夏至,是阳中之阳,从午时到日落、夏至到秋分,是阳中之阴,从日落到子时、秋分到冬至,是阴中之阴。为什么最冷的日期不在冬至而在三九?最热的日期不在夏至而在三伏?这是因为惯性,物理学上的“滞磁现象”在时间节令上的体现、反映!(大六壬中的“月将”,是与月建地支六合之支,用时要后错半个月,大概也是“滞磁现象”的作用。)

患病,也映现着天人相应的规律,明此理者,都知道,阳气弱者,畏寒怕冷,往往在冬季易患寒症,阴气弱者,喜凉惧热,往往在夏季易患热证;午后日脯胸中郁热闷胀,是淤滞引起阴降之令不能运行;后半夜失眠,是阴虚,包容涵敛不住重升尚弱的阳气。

天地,人体,万物万事,皆蕴含着阴阳五行,因而,“天人相通”,是普遍而颠扑不破的真理。

人的特性,大概可以分为记忆型、思维型、敏捷型、技巧型、体力型五种,可与五行对应。土,藏容万物,金木水火四行的墓库皆为土,记忆型可视为属土;火,只要燃料不断,不停地燃烧,——促使物质不断地发生变化,其气焰不断地升腾,其火光不断地照耀着周围,毫不停息,思维型可视为火;木,生机盎然,静中寓动,逢机缘而动,随风摇曳,无拘无束,敏捷型可视为属木;水,无定形,随势而成形,受力而激扬,遇低而流淌,技巧型可视为水;金,刚硬凝重,动则颇有分量或力度,体力型可视为金。

阳,主动而外向;阴,主静而内向。

人的性情特点,表现为阴阳五行的属性的不同,也可以通过阴阳五行来区分、分类,是否与四柱的阴阳五行的标示相对应吻合?还有待于易学界前辈贤达和同仁们的核对、判定、认可,是否符合实际,可否成立?

人的性格特点、高矮胖瘦,虽是同一父母生的,也有差异和不同,虽是双胞胎,也同样存在着差异和不同,现代科学,遗传学,解释不了,只有易学能够解释,是因为阴阳五行的禀赋不同!这就是易学——命理学,比现代科学更高明、更科学的证明。

宁夏 马源清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